2017 2 20


终于到这一天。

就好像分手后有段时间会有喷涌而出的情绪,写成一篇篇几个月后鼠标都不会再挪到文件名上的文档。

这一次,好像是被人甩掉了。和恋爱的夭折相似的是,判决作出是那一瞬的事,在你心里执行,却有很久很久的缓刑期。

这漫长的告别,事实上被填满了残忍地静默,每一次她登上的某个最后的舞台或场合,都是对旧物的一次次摒弃。对于她的人生而言,我们只能站在这里目送她的背影了。

听她唱着强人所难,事实上,我们都是在单恋啊。


我喜欢的她,从来没有什么爱粉丝、有着偶像自觉之类的部分,有的只是她的温柔而已。这份温柔并没有特定的对象。

二零一六的十月二十日开始的三天,我都整宿整宿没有睡,哭到枕头被我丢到地上。一再庆幸在大学之后才有了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追星,如果我是个高三生,大概该崩溃了。


虽说有常欣赏各类静照,但真正入坑喜欢一个人,大概还是要看动起来的她或他。大号小号关注桥推聚聚都有一段时日,直到看到纪录片里的那个北国来的姑娘说着初“上京”的心酸,听到她说“也许我们现在就身处地狱呢”。想了想我喜欢的人事,我还是青睐聪明的人呢。让我说最重的骂人的话,我觉得大概就是智障了吧,笑。所以,要我说最喜欢桥哪里,大概就是她的聪慧吧。听起来好无聊,但是所有所有所有她的特别,书卷气也好、卓荦的世界观也好、规划未来时的果决也好……都源于一种通透的聪慧。


喜欢她的这一年,恰恰是我自己最“智障”的一年,似乎一股劲读书读到尽头,却到现在也没有搞清楚自己想做什么、能做什么。北海道扛把子现在将在东京拥有属于自己的自由、充实的平凡人生,而自己在告别当初给我灯塔般“指示”的那个人之后,几乎失却了罗盘的指针。人总是活成自己最讨厌的样子,浪费了很多机遇,得过且过地度过每一个应该当成deadline的日子,对着黄昏恍然心悸忐忑,之后又是百无聊赖的第二天。


我喜欢她的时间那么短,遗憾是没有看到她困难时坚强的样子,但庆幸看到了最后的有终之美,甚至为此欣喜。至今为止,最铭记心头的文学作品,永远是从一而终,写到主角身故那一刻的。悲观使然,不相信任何一种情感、关系的延续以“从此”定性,更愿意看到最后画上句点的happy ending。在乃木坂将迎来百万巅峰的时刻,为自己的五年青春画上一个决然的转折符,留下最美好的作为偶像的自己,我几乎是钦佩的。我曾喜欢过得那些个歌手,有的从小众走到pop后又归于小众,有的flop后借新媒体崛起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总是慢慢地、渐渐地就不再上心他们的新歌,但因为还在活跃中,总是会偶然看到他们或籍籍无名或面目全非的现状。不忘初心太难能可贵,有终之美更是罕有。


缓刑四个月中,能够感受到她的快乐。事实上从刚得知她毕业隐退时的伤心欲绝到现在渐渐习惯微博刷新不出她的消息,她该是完全料见的。包括对偶像的爱,又有多少能够从一而终呢。在预见到这份喜爱的终点后,也珍视这曾经存在过的温暖,“我喜欢那个女孩的时候,是2017年呢”,是这样的,作为偶像的她,最美好的年华。


在这个2017开始,作为普通人的桥本奈奈未,请一定要继续幸福下去。


我们分手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