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想起来将这几月来看的小说记下来,已是忘记这工作许久了,再迟些,我都怕我忘记了那些人事了。最早开始做这件事是在高三。

那时候用了巨门的48K胶套笔记本,淡彩的封面绘着草莓。这系列本子是我初一、初二时候买的了,有一本日记便是那款。说起来,小时候的本子都好看得紧,就是巨门这样大众的牌子,做出来的一些本子都让我心动不已。类似这一系列的淡彩风格的,都是美煞了我,可是近二十多的价钱让我望而却步。于是多年后拥有了独立的地址与小金库的我,做的最多的就是圆梦,那些小本子、小卡片织起来的梦。现在市面上的本子,也有我喜欢的简约风的、有质感的裸背笔记本,但却不再教我有对小时候那些本子的那般有些梦幻的,带着泡沫的憧憬。





只是我执念依旧。可惜算起来也有五六年历史的本子,已经不再是当季红款。淘宝上搜不到太多家店,大概仅有一两家还有货,我庆幸不已,一口气将所有款式都买下。

记录小说,我一般在本子最前头几页写索引,剩下的本子一分为二,从前往后是现代世界观的故事,多发生在当下这个时代或是未来;从后往前是古言,虽则古言更多指言情,但我想耽美说到底即言情,更何况我两者通吃,也不在乎。本子中间有几页用来记录喜欢的同人文,一些同人作者段数高得我叹为观止,包括让我入坑的两对,有两个写手至今仍在我最喜欢的作家中,纵她们都已出坑或不在写文了。

记录的格式:文名、作者、主角名、特点、感想、综合评分。哈,听起来煞有其事,事实上也真的非常奇妙。看多了小说,循着萌点下载下来,读过几页才隐隐觉得似乎读过。是了,真心喜爱的,也就那几本,撑死十几本了,剩下的那些,也有喜欢的,确不一定牢牢记挂于心。但翻开记录本,却总能透过自己的字立时寻回那些曾给我悸动的文字砌成的人事。

比起现代文,我偏爱古文得多。古文中,又以玄幻、鬼神类最得我心。我觉得“萌点”这件东西真的很有趣,挑食者众,纵是我这样自诩杂食动物的,也有一些难以释怀的佳肴,逢必折腰。(事实上,“雷点”才好分辨众人,我的特点该是没有雷点才对。)

我喜欢通过喜欢的东西,去探寻自己的心迹。我觉得我并非乐于“三省吾身”,我只是非常困惑于自己这个个体。有时候觉得,心理这样的东西,学再多,往别人身上校验学习成果,总没有探寻自我来得直接。所以心理学家会不会过度剖析自我,陷入内心魔障了呢。


遥远的故事,让我神往不已。古时候的人们,总让人觉得活得自由洒脱,轰轰烈烈间便是一番传奇。但我也曾想过,既是古时,能写成故事的人事,本也不凡。平凡人在古代,封建礼教、纲常伦理……真不见得自由自在。毕竟武林第一只有一个;天下第一美人也有一个;只有一个皇帝;只有一个神医……故事里的人,才配有名字。

一个不快乐的主角,在他痛苦的时候,我越可能会喜欢上他。俗套的剧本一般是“苦尽甘来”的戏码,几乎所有读者都不会拒绝这样好比治愈的过程,我也不例外。但悲剧的确更教人难忘。有的憯凄哀怆,有的诡谲靡丽。近日来看的一些故事,总觉得作者似是来不及止住主角的悲剧,为了照顾读者心情而强自给了他们转圜,然而事实上分明急转而下的情势以绝望收尾更自然,更动人。


越是空虚的人啊,像我,越是喜欢通过这些遥不可及的故事忘记自己的平庸与茫然。此世不知能否善了。但愿来世能做一个故事里的人,配角也好,总好过籍籍无名。

然而怎么会有我可以挑角色的时候呢。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