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片


其实再过愚钝,也不会一而再再而三被记忆蒙昧。所以再次的衷情不会只是眷恋,不会只是怀念。

名人的代表作和成名作若是同一部,那必定终生在一个话题上盘亘:下一部作品会像……一样…、你觉得你这部作品超越了…吗?…诸如此类。名人们大概也会有那么一两次惶惶不可终日。余光中说《乡愁》是张遮住了他名片的脸,希望大家忘记。

大家记住他,却让那张脸变成“面瘫”,从此连名字都带上那固有的哀戚优柔的色彩,没有其他表情。

从前和觉主在小小花园喝咖啡的时候,叽里呱啦说了很久。他细细啃着他的甜点,我慢慢搅着小匙。他在我冗长而没有中心思想的倾诉后悠悠地说我永远不会幸福,因为我心里的永远是一份过去。大概是这样一个意思。这样的一种习性、惯性、天性,让生命的每一分钟都过得异常煎熬,只要下一次痛苦没有到来,你将永远沉浸在一种没有解脱的回忆中,回忆虽然甜美,却是无法吞吃入腹的,于是你始终饥饿,始终孤独。


当我遇到一个新的“生物”,他会看见我脸上的名片,他会对此作出“沉静的,心事满满”的解读。


                                          ——书于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九日




评论